<input id="omssm"></input>
  • <s id="omssm"></s>
  • 行業動態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動態

    中國陶瓷紋飾的時空再現---以日本陶瓷柿佑衛門為例

    發布日期:2014年2月3日

    十七世紀中期,陶工灑井田柿右衛門,調制出特別鮮艷的紅色,并采用各種顏色反復上色的“色繪”技法(即中國的“五彩”,在燒成的白釉瓷上繪畫辦、黃、褐、綠、紫等色彩釉藥的花紋,然后再燒成),成功地制作了日本第一件釉上彩繪的瓷器。這就是延續至今的柿右衛門燒,現在已是第十三代了。8世紀,當日本文化處于啟蒙階段時,中國的文化已有了相當大的發展。由于地理位置的原惻,定式了鄰國之間會有政治、文化、藝術的影響。據史料記載,從隋唐開始,日本就派留學生到中國學習先進的文化和技術。并把得到的技術與本民族的文化融擴一起,創制出富有民族特色的上藝作品,使日本陶瓷躋于東方藝術之林。

    柿佑衛門的樣式與風格特點概述

    從瓷器出現的時間來看,中國早在5世紀的六朝時代就出現白瓷。越南、朝鮮11世紀出現白瓷。日本瓷器最初形成是江戶初的之和之年(1616年)。相比之下,日本瓷器的起源,比中國晚上一千年以上,比越南、朝鮮也晚數十年,是東南亞地區瓷器產生最晚的一個國家。雖出現時間較晚,但在陶瓷發展的過程中,也形成了自己的民族特色,但形成中也受到鄰國尤其是中國的影響。日本彩繪,屬肥前期有伊萬里、柿佑衛門、鍋島窯三種樣式,以柿佑衛門為中心。灑井田家傳的柿佑衛門《覺》中有如下的記載:長崎的中國陶瓷藝術家周辰官,將釉上彩法面授給他,鼓勵他來中國學習陶瓷技藝,他所用的花彩比較清新,畫上細膩,所繪翎毛花卉細致,紋飾構圖明朗疏簡,與雍正畫意雷同,有工筆也有勾畫平涂,以線托深的繪畫鼎示陰陽,呈現立體感,并有萬歷景德鎮的風貌。

    十七世紀中葉,江戶時代正保二年,清順治時期開始燒造,有伊萬里之風格。江戶時代的柿佑衛門最初以泉山的并石料為原料,制作坯胎,施以極薄的柞木灰釉,燒成后在表面揣繪中國的紋樣。形成作品后紋飾不清晰,色彩不鮮明。之后,更換了材料,在瓷石中加入巖谷川石料,上釉燒成后呈現乳白色、潔凈、典雅、樸素,同時作品上也繪有中國傳統的草花紋樣。紋飾:松樹、櫻花、鹿紋櫻花、松鶴、竹鵲桃、錦雞牡丹、纏枝牡丹、鶉菊秋草、芥子花(芥籽)、罌栗、祀字錦紋、山水人物、仕女、禽類,鳥羽表現得非常之細。可說是深受當時景德鎮制瓷技藝的影響而發展與提高的。有付染和赤繪兩種藝術手法,其中以赤繪最具有代表性。在當時,柿佑衛門的獨特風格不僅在國內頗有影響,就連中國和荷蘭的客商也紛紛購買其產品。

    陶瓷紋飾的時空再現

    柿佑衛門時期形成的獨特藝術風格,有三方而的決定因素。1、釉料的調配。2、器物的造型。3、瓷器的裝飾紋樣。風格成因,中國給予了多方向的影響。當中國的文化形式傳入日本后,一方面仍然按照中國文化的原型或本意沿用至今,一方面兼收并蓄融匯成和風,表面看來是中國文化,但實際上卻改變了原有含意或增進了新的內容,成為日本的文化。通過柿佑衛門時期的瓷器產品,可以找到中國文化的原型,其中映射著民族交融的歷史。總體上看,紋樣的類型主要有植物紋、動物紋和人物紋樣。

    繁衍生息植物紋

    植物紋樣,主要以唐草紋為主,結合日本民族瓷器造型和特色釉料,形成新的瓷器樣式。唐草,中國唐朝典型的圖案紋樣。多從植物中提取紋樣,植物生長適應性強,繁衍生息世世代代。從忍冬、牡丹、荷花、蘭花等植物中提取基礎紋樣,采用“S”形構成連續紋樣,花草造型多曲卷圓潤,通稱為卷草紋。連續紋樣的表達,主要受到伊斯蘭藏傳佛教的影響,植物根葉莖相連,無限循環,生生不息,如:圖1,唐草紋中的牡丹紋,枝葉采用卷曲多變的線條,花朵則繁復華麗,層次豐富,葉片卷曲,富有彈性;葉脈旋轉翻滾,富有動感;圖2,團花紋樣層次多,以大團花、大菱格紋為主,邊飾中出現廠百花草紋,花形自然多變,形態各異,但都圍繞主花朵鋪展開米,是團花紋形式最為豐富的時期;圖3,為卷草紋中的藤花紋樣的運用。3幅柿佑衛門作品,把中國唐草紋樣運用到極致,兼收并蓄形成新的陶瓷樣式。日本其他門類美術亦具有此特征:“但凡觸及外來文化時,日本美術總是以柔和的立場受其影響。”

    吉祥寓意動物紋

    植物紋樣使用的同時,在柿佑衛門風格中動物紋樣裝飾也頗具多樣化。其中動物造型有羊,虎,蟬,蜍,龍,雞首,鳳首等等,分別位于盤中、耳、把于、蓋等,平面與立體造型兼有表現。國內青花瓷上繪動物紋樣,如元代多繪水草鴛鴦,明代多高官厚祿(官人后面一鹿),清代在瓷器上出現獅子等。圖4,是官窯器繪龍紋樣較多。龍為鱗蟲之長,是中國特有的圖騰紋樣之一。在使用的過程中,常出現描繪龍與風呈祥舞動的畫面,習稱龍鳳呈祥紋。如明萬歷五彩龍風紋筆盒、清康熙斗彩龍風紋蓋罐等都是典型之作;乾隆粉彩龍風紋盒的蓋面上飾龍風對舞戲珠的紋樣,別有情致。 圖5,風為百鳥之王,都是祥瑞之物,是遠古傳說中“出于東方君子之國” 的神鳥,在柿佑衛門樣式中有所運用。國內陶瓷器物上也多有表現,如庸三彩陶器上也多有印花風鳥紋;宋代定窯、耀州窯、景德鎮窯瓷器常見印花風紋,多與牡丹相配,形成風銜牡丹、鳳穿牡丹等典型畫面;宋吉州窯窯變釉剪紙貼花風戲朵花紋,新穎別致;元大都遺址出土的青花風紋扁壺,以鳳首作流,壺身繪展翅飛翔的鳳體,鳳尾卷起作柄,融實用與美觀于一體。圖6,麒麟是中國古代傳說中的一種祥瑞神獸,被視作吉祥象征,是古代麟鳳龜龍“四靈”之一。形象略似鹿,獨角,全身生鱗,尾像牛尾,簡稱“麒”。典型作品有元青花麒麟花果紋菱日大盤、元青花麟風紋四系扁壺等。由此可見,日本陶瓷在制作過程中,中國古風淋漓盡現。中國文化在異域陶瓷形式成因中,做出了特有的貢獻。這也是透過日本文化對中國文明的一種闡釋。

    歷代典故人物紋

    柿佑衛門中的人物紋樣,也同樣以中國紋樣為主。題材為古代典故。形式豐富,人物造型生動逼真,主要以陶瓷赤繪為主。典型紋樣如,春秋時期的司馬光砸缸、五代的布袋和尚、唐朝的人虎踴等。圖7,司馬光砸缸的典故在《左氏春秋》中有記載,“司馬光七歲,愛之,退為家人講,即了其中旨。自是于不釋書,至不知饑渴寒暑。群兒戲于庭,一兒登翁,足跌沒水中,眾皆棄之,光持石擊翁破之,水迸兒得活。”圖8,布袋和尚,五代后粱時期的僧人,明洲奉化人(今浙江寧波奉化)。因常背一只日袋,又稱布袋和尚,《宋史》中也有記載,稱之為契此和尚。“一缽干家飯,孤身萬里游,青日睹人少,間路白云頭。”也是對他的真實寫照。形象更為生動,讓人產生內心的共鳴。人物圖樣,充分展現日本對中國文化的理解,對優秀傳統的傳承。

    結語

    由以上分析,可見,日本的柿佑衛門風格,在某種程度上是中國的傳統文化的再現;對中國傳統紋飾文化的深入理解,是形成柿佑衛門典型陶瓷新樣式的基礎。從中啟示,眾所周知日本對外來文明一向持有巨大的包容力,但重點是融入本國文化,進而更好的詮釋本土特色。柿佑衛門樣式,再現設訓的時間和守間的交融,是把本民族的文化與中國優秀的傳統文化充分融合再以新的表現形式展現給全世界。

    上一篇:氧化鋁陶瓷的燒結方法及各類燒結方法的特點

    下一篇:氟化物改變氧化鋁陶瓷斷裂韌性
    氧化鋁陶瓷系列
    氧化鋁陶瓷異形件
    99氧化鋁陶瓷
    陶瓷螺釘/螺絲釘
    電子陶瓷材料
    陶瓷噴砂嘴
    陶瓷絕緣子
    耐磨件
    陶瓷配件
    陶瓷閥片
    陶瓷密封環
    氧化鋯陶瓷
    聯系方式
    地 址:山東省淄博市淄川區磁村鎮村西
    聯 系 人:陸經理
    手 機:13371599077
    電 話:0533-5559866
    傳 真:0533-5559116
    郵 箱:754161014@qq.com

    A级毛片免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