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omssm"></input>
  • <s id="omssm"></s>
  • 行業動態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動態

    青花瓷構圖中的留白藝術研究

    發布日期:2014年1月14日

    青花瓷以其獨特的藝術魅力和卓越的成就而成為中國陶瓷文化最杰出的代表,蘊含著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民族文化內涵,而其中,構圖中的留白即是青花瓷藝術表現中獨具特色的形式。青花瓷構圖中的留白又稱為所謂的“水路”,是指在青花瓷畫面中沒有青花色料的部分,但其意義絕不僅僅是畫面中的空白,而是包含著中國藝術所獨有的審美意蘊和思想文化。

    青花瓷構圖中留白藝術的歷史淵源

    青花瓷雖然肇始于唐代,但其真正興起顯然是起于元代的景德鎮。在宋代曾以青白瓷刻劃花享譽天下的景德鎮,在古代時卻以畫筆在瓷上演繹出別有一番藝術意趣的青花瓷。

    雖然僅僅處在創燒期,元代景德鎮青花瓷卻表現出令人驚訝的藝術成就,即使是濃郁的中東伊斯蘭藝術風格的表象依然無法掩蓋傳統民族文化的光芒。受伊斯蘭文化審美傾向,典型元青花呈現出的是多層繁密的構圖形式,但是,我們卻始毫感覺不到繁密紋飾可能造成的沉悶和壅塞之感,這完全是 由于在構圖上,元代畫家們非常注重留白的處理,從而使各種繁多的紋飾繁而不亂、主次分明、錯落有致。

    不過從總體而言,元青花的留白藝術處理雖然非常高明,但還不是中國傳統水墨畫中的空靈留白,留白在畫面中的作用還不是特別突出,因而還屬于留白藝術的濫觴期。

    至明代時,青花瓷明顯地開始擺脫元代青花瓷繁密構圖而趨向于清新疏朗,這就使得畫面中的空白處開始增多,留白藝術在青花瓷構圖中也就變得更加重要。

    明早期青花瓷仍然散發出濃郁的伊斯蘭文化風韻,不過其主要集中在造型方面,而紋飾則有著日益向傳統水墨畫靠近的趨向,不少畫面已經具備明顯的中國畫構圖特征,這一趨勢表明青花瓷已經基本完成了民族化進程,由元代的外銷為主轉而成為中國彩繪瓷的主流產品。青花瓷構圖中的留白也就更多地表現出與水墨畫留白相似的審美特征。而到了明代中期成化、弘治帝時期,因帝王本身具備較高的文化素養,從而使明中期青花瓷呈現出格外淡 雅清新的藝術格調,留白處理更為成熟老到。

    明代末期,是青花瓷發展史上最為接近水墨寫意畫的時期,此期官窯逐漸衰退直至停燒,而民窯卻以不可遏止之勢自由發展。受當時南宗文人畫風席卷江南的影響,明末民窯青花畫面大量的是水墨寫意風格,構圖疏朗,畫面中有大量的留白處理,或水或天、或云或氣,將水墨文人畫的意境與趣味淋漓盡顯。

    清康熙時期是青花瓷又一巔峰時期,以爐火純青的分水技法而馳名,因而其留白又呈現出另一番境界,成為清代青花瓷構圖留白的典型代表。康熙青花采用的分水技法有如水墨畫中的墨分血色,因而又有血色青花之美譽,雖僅藍一色,但卻形成了極為豐富的色調,從而將留白部分襯托得更為美觀悅目,成為青花瓷留白藝術最為純熟的時期,但失卻了明末及清初民窯青花留白的拙樸之美。

    康熙以后,在釉上彩的發展下,青花瓷技藝出現逐漸衰退的跡象。而在當代,在陶瓷藝術大發展的背景下, 青花瓷辦興盛起來并演繹出新的時代特色,而留白藝術仍然是構成當代青花瓷審美形式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并且與古典時代相比取得了許多新的突破,如利用“減畫”、“剃青”等技法,使留白成為一種主動刻畫形象的重要手段。

    青花瓷構圖中的留白藝術之美

    青花瓷構圖非常重視留白或稱水路,源于其產生的獨特美感。青花瓷的色彩構成只是藍與白兩色,如果缺失了留白藝術,那么青花瓷的獨特藝術魅力也就難以完美展現出來。青花瓷構圖中的留白藝術之美主要由形式之美與意境之美構成。

    青花瓷構圖形式是由線條、渲染的色塊構成,從表面來看,留白似乎是無形的,但實際上卻是形象的重要組成部分,或者是形象的延伸部分。清代張式在《畫談》中曾說:“空白非空紙,空白即畫也。”這種無形的留白成為畫而的特殊組成部分,既襯托著有形的點、線、面,同時又使畫面充滿了想象空例,具有強烈的形式美感。

    青花瓷構圖中留白的形式之美首先表現在虛實之美。青花瓷留白的虛實之美表現在幾個方面,其一,以虛來表現實景,例如水,甲期明代青花瓷多 用波浪形的線條來表現海浪,而至晚明時,水的部分多以留白表現而少用線條,從而達到以虛現實,更顯空靈之美。其二,以虛襯實,即并不代表實形,而僅僅是與實形形成對比,并在實形中穿插,虛實相問融合,構成畫而整體氣勢。

    青花瓷構圖中留白的形式之美還在于空間之美。笪重光的《畫筌》中說:“無畫處旨成妙境。”留白與青花瓷的藍色形成藍白空間之美,與水墨畫的黑白空例之美相比,更最“一番幽靚雅靜之感。為營造一種空間之美,青花瓷的留白就必須進行整體構圖,不在于局部留白,而在于整體的置陳布勢,使藍與白之例相互映襯、相互憑借和相互依托,以藍最白,又以白最藍,共同構建成南藍與白組成的藝術空間。留白在青花瓷中 所占的位置與大小對于青花瓷形式美起著決定性的作用,直接決定著青花瓷是疏體之美還是密體之美。

    青花瓷的留白透過形式之美進一步展示出其意境之美。青花瓷的藝術魅力并不僅在于表而的形式之美,而是深層的意境或稱妙境之美,留白在青花瓷意境之美的體現中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意象之美是青花瓷留白意境之美的核心。這種意象之美是一種聯想與想象,在象外之象、景外之景中形成無限的意境。

    青花瓷留白所產生的意境之美是一種虛境之美,是獨具東方神韻的含蓄之美。而這種意境之美也是具有時代性的,在不同時期展現出不同的時代審美精神,當代青花瓷藝術家應當注重在青花瓷留白處理時更多地表現出當今時代積極向上的精神面貌,而不應只著重于表現古典文人式的隱逸和孤寂境界。

    青花瓷構圖中留白藝術的傳統美學境界

    青花瓷是極具傳統文化韻味的藝術形式,而青花瓷藝術家格外鐘情于留白的藝術表現,這是因為留白是中國繪畫特有的藝術語音,通過留白,能夠使青花瓷體現出極為濃郁的民族風格。留白能夠為廣大民眾所接受與理解,緣于其具有深遠悠長的傳統美學境界,是中國傳統儒家與道家美學思想的集中體現。

    中國傳統儒家美學講求中庸之道,追求一種和諧之美。而留白是使青花瓷呈現儒家和諧之美所必不可少的手段。一件留白藝術表現得當的青花瓷作品,素白瓷坯就有如一張白色宣紙,何處落筆、何處留白部非常講光, 在方寸之間盡最儒家和諧美感,青花色料的揮灑看似無意,實則盡顯創作者的匠心獨運。

    儒家美學也講求陰陽互補,而青花瓷通過留白充分體現出儒家陰陽互生、相互依托的美學觀念。青花瓷上的藍與白形成了整個畫面的靜與動、實與虛、剛與柔、重與輕等陰陽對比關系,和諧共處,如生命之律動。

    儒家美學還非常講求規范與章法,體現出一個“禮”字,而青花瓷構圖中的留白辦是“禮”的表現之一。青花瓷創作者在揮毫描繪渲染之后,通過留白來體現一種禮讓相濟的儒學精神,使欣賞青感受到一種心境的下和,從而使青花瓷畫而達到了一種儒家理想中的和境。

    中國傳統道家美學有許多與儒學相通之處,不過其最根本的立足點是所謂“道”,這種道是一種超然的無我 或忘我之境,擺脫塵囂,尋求清靜與虛無。這種道家的美學精神毫無疑問也滲透至青花瓷留白藝術當中。

    道家美學崇尚道法自然,反對人為的形式美,而追求一種自然空靈的美學境界。而青花瓷構圖中的留白正體現出這種審美訴求,能夠使人的思維在空白處自由馳騁,進入無我的狀態。老子曾提出了“大象無形”,還提出:“知其白,守其黑。”后人逐漸將“知白守 黑”演變為“計白當黑”觀點,成為水墨畫留白的美學基礎,而青花瓷的留白體現的是同樣是道家美學“知白守黑”觀點。

    儒、道美學觀是對中國荇門藝術影響更大的美學觀點,深深浸潤著傳統文化底蘊的青花瓷自然也不例外,其在儒、道美學觀的影響下形成了留白藝術,成為極具傳統美學意蘊的審美形式。

    結語

    留白藝術具有獨特的藝術美感,凝聚著中華民族獨有的美學思想,是使青花瓷具備濃郁民族特質的重要形式。留白貫穿著青花瓷發展的始終,直到現在,留白形式非但未受到忽視,反而引起更深入的關注,在技法處理與藝術表現上更勝前人一籌。當代青花瓷藝術家不但需要去認真研光留白形式美感的技巧表現,更重要的是使其反映出內在的、本質的審美特性,以不斷地、持續地向前發展。

    本文摘自《中國陶瓷》,作者:徐武斌

    上一篇:探討建水陶的藝術特色與文化內涵

    下一篇:探討廣西瑤族服飾紋樣在日用陶瓷裝飾設計
    氧化鋁陶瓷系列
    氧化鋁陶瓷異形件
    99氧化鋁陶瓷
    陶瓷螺釘/螺絲釘
    電子陶瓷材料
    陶瓷噴砂嘴
    陶瓷絕緣子
    耐磨件
    陶瓷配件
    陶瓷閥片
    陶瓷密封環
    氧化鋯陶瓷
    聯系方式
    地 址:山東省淄博市淄川區磁村鎮村西
    聯 系 人:陸經理
    手 機:13371599077
    電 話:0533-5559866
    傳 真:0533-5559116
    郵 箱:754161014@qq.com

    A级毛片免費视频